当前位置: 首页>>琳琅导航600u >>性知音之闲人无数记,知音世所稀

性知音之闲人无数记,知音世所稀

添加时间:    

据叩叩财讯独家获悉,朝阳电子首次闯关IPO失利,主要原因还是被当届证监会发审委质疑其存在通过利益输送等形式调节利润的重大嫌疑。而叩叩财讯同时也发现,在朝阳电子此次第二次重新申报IPO的招股书(申报稿)中,有关上述存在利益输送质疑的细节已经被毫无痕迹地刻意回避并抹去。

“独角兽”裁员3月22日,药明明码中国运营部发布关于药明明码中国区人事变动公告,公司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袁健中因个人原因向公司提出离职,公司管理层已批准其离职申请。这则人事变动消息流出于知乎的一则问题——“药明康德旗下的明码生物怎么样?”同时,一封药明明码14名离职员工致袁健中的公开信也被发布出来,描述了公司2018年12月一次大规模裁员的情况:“明码北京所有B2C的销售被安排逐一进入会议室,大部分人直接接到辞退协议和补偿方案,同样当日八点前不签署,公司将单方面解除合同”,“19日当晚所有裁员员工的电脑全部被锁定,致使无法办理离职和交接;所有被裁员工19日被踢出工作群,但客户交接、样本交接和报告交接没有任何人告知该如何处理”。

董启之在回应中表示,智联公司跟他们公司做简历采购,他向丁佳琪采购,丁把需求发给赵,赵找执行方落实求职人员简历的收集。因此,智联跟小马并没有任何合作关系。智联跟灵硅公司签署的合同条款,是按照采集简历的合格有效简历数量进行结算的。灵硅科技董启之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对自己是否就是在“聚投诉”平台上的回应者没有予以回应。董启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小马投诉的所谓11400份简历,并不是他们反馈给下游渠道的数据。所以小马提到的45600元不准确。

而当被问及“公司关于尽调有无相关制度”时,歌斐资产创新事业部投资总监表示,没有强制的尽调制度。公司会根据私募产品的具体情况,来决定是否聘请外部中介机构进行财务尽调(FDD)或法律尽调。考虑到辉山乳业是上市公司,财务数据信息是公开信息,且审计师是四大所,常规认为具有一定的公信力,所以该项目未聘请中介进行财务尽调。

有别于“中航油事件”此次联合石化原油交易损失让外界直接联想到了十余年前的中航油亏损事件。然而,表面相似的两个事件背后实质却极为不同。2003年上半年,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航油新加坡公司”)开始涉足原油交易。下半年,中航油新加坡公司从第一个价值为200万桶原油的期权合同中获利。然而,进入2004年后,中航油新加坡公司开始卖出大量航煤(即航空煤油)现价保顶期权。这直接导致该公司在当年二季度的潜在亏损值达到3580万美元。

2)农产品:预计2020/2021年合计农产品采购额将分别增加125/195亿美元,两年农产品合计进口额不低于800亿美元,主要产品包括大豆、棉花、谷物、肉类等;3)能源:预计2020/2021年能源品采购额将分别增加185/339亿美元达到301/455亿美元,主要产品包括原油、天然气、炼焦煤等;

随机推荐